内心既贪又怕 这位社区书记拿了退退了拿

内心既贪又怕 这位社区书记拿了退退了拿

内心既贪又怕 这位社区书记拿了退退了拿
2019年2月22日,杭州市江干区九堡大街(2014年12月九堡镇改九堡大街)九堡社区(2013年3月九堡村改)原党委书记,九堡社区经济联合社原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汤来法犯受贿罪、非国家人员受贿罪、职务侵占罪,三罪并罚被江干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二万元。  “我对不住党,对不住安排;我对不住我的家人,对不住亲戚朋友;我对不住从前一同斗争过的搭档和九堡社区的父老乡亲。我无脸面临,只能从灵魂深处来道歉,以深深的鞠躬表达悔过之心。”汤来法悔过道。  原来是受人敬重的人大代表、社区书记,为何现在蜕化成为阶下囚?  小钱来者不拒,雪球越滚越大  从前的汤来法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带领其时的九堡村加速开展,迈入江干区城市化推动的快车道。2006年,因为体现杰出,汤来法被推选为江干区人大代表和第十一届杭州市人大代表。  但是,跟着九堡村不断开展,汤来法手中的权利越来越大,比方村10%留用地协作开发,帮忙政府部门监督、办理村里的违章建筑等等。因为作业,他平常也要和不少企业老板打交道。看到周围的老板们轻松赚钱,汤来法的心里产生了巨大落差,心态逐步歪曲。  杭州某某饲养有限公司租借九堡村196亩团体性质的围垦地,用来养奶牛。该公司还在这块围垦地上建立了许多违章建筑。为了和时任九堡村书记的汤来法搞好关系,在违章建筑的建立、翻建等方面得到协助,2008年中秋节前,该公司负责人金某某打电话约汤来法到九堡四区邻近的德胜路边见。碰头问寒问暖几句后,金某某把事前准备好的牛皮信封直接从汤来法的车窗塞给他。等金某某走后,汤来法翻开信封一看,里边是1万元现金和20张面额为1000元的超市充值卡。  “总以为小礼金、小礼卡无所谓,不要紧,安排上查不到我……”汤来法在悔过中写道。  便是这样的侥幸心理,让汤来法关于他以为的小数额礼金、礼卡来者不拒,乃至十八大今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据查,汤来法18次收受金某某所送的18万现金和36万元超市充值卡;累计76次收受别人资产,合计人民币200.8万元、港币8万元及小型摄像机一台。其间,最少的一次,收受现金5000元。此外,汤来法在担任九堡社区经济联合社控股企业杭州励九出资办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期间,使用职务便当,以10.3万元的贱价购买了该公司的别克君越轿车1辆。  心里既贪又怕所以拿了退退了拿  对汤来法而言,关于纪法的敬畏现已无法遏止来自他心里的贪欲。  2006年下半年的一天晚上,杭州某出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某某为了感谢汤来法在九堡村10%留用地协作开发项目上的协助,请汤来法在一个小饭馆吃饭谈天。当谈到九堡老百姓现在的日子越来越好时,汤来法顺着李某某的话,说:“咱们九堡村也有的人日子条件欠好,像我家的日子条件就只有一般般。”李某某心照不宣。几天后的晚上,李某某约汤来法碰头,并将一个装有10万现金的黄色牛皮纸文件袋塞给汤来法。  收仍是不收,让他一时心里挣扎。为了不让家人置疑,汤来法决议先把这笔钱悄悄藏至家中阁楼的一堆木条下。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终究他仍是没能抵住贪欲,收下了这10万元。  相同为了感谢汤来法的协助,另一家与九堡村协作开发10%留用地项目的杭州某出资有限公司负责人陈某分两次送上了20万元、30万元。汤来法在客套一番之后,均一一笑纳。  但是,2010年末,当传闻江干区城建开发办原主任乔志东被查,汤来法很惧怕,所以从自己的拆迁补偿款中拿出30万以陈某的名义存入银行,并将存折交还给陈某,但并未奉告存折暗码。  但仅过了一年左右,汤来法来到了陈某的办公室,以回迁要装饰缺钱为由,向陈某借钱。陈某当场就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那本偿还的存折,并原封不动地给了汤来法。  2015年下半年,与陈某公司协作的项目运营状况欠好,且有乡民告发,汤来法再一次惧怕了。他卖掉了一套在萧山的房子,将卖房所得30万存入存折,并交还给了陈某。这一次,在陈某询问下,汤来法奉告了存折暗码。  为了欲盖弥彰拉上兄长害人害己  汤来法非常小心翼翼,既想要钱,又不敢明着拿他以为算是大额的优点。  2007年11月,乡民张某某想在九堡村农居配套的团体土地上和九堡村协作违规进行商业开发,所以找到了汤来法。张某某许诺项目建成后给汤来法100万元“干股”,每年给其15万元的固定报答,总计20年,但是汤来法却并未赞同。当张某某提出把这100万“干股”放在其三哥汤生富的名下时,汤来法却默认了。  过了一段时间,汤生富告知汤来法张某某和他签了一份入股协议,并给了他100万元干股。见汤来法未回绝,过了几天,张某某又给了汤生富15万元。汤生富问汤来法怎样处理这笔钱,汤来法豪爽地说就先放在他这儿。  经过汤生富送钱,张某某与汤来法心照不宣。为了顺畅签定协作结构协议,张某某又送给了汤生富30万元。汤来法得知后,依然让哥哥保管。  后来,因为其时九堡镇政府不赞同农居公建配套用地用作商业开发,也不赞同九堡村与张某某协作开发该项目,该项目不能按协作结构协议发动。张某某心情激动,向汤来法索要45万元。汤来法感觉如此下去会出事,当即打电话给汤生富,要他将45万元现金还给张某某。汤生富凑齐45万后,随即交还。直到2017年1月,九堡社区与张某某的协作终究流产,洽谈之后,九堡社区补偿张某某75万元。  汤来法以为由哥哥收钱是个好办法,但是聪明反被聪明误。2019年2月22日,汤生富犯非国家作业人员受贿罪,被江干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杭州市纪委监委)

admin